Jump to content
精冰论坛

JunoL

 新手上路
  • 帖子数

    20
  • 加入时间

  • 最后访问

JunoL's Achievements

Newbie

Newbie (1/14)

0

声望

  1. 2021年1月7日,经历华盛顿骚乱后,美国国会确认拜登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因煽动暴力招致众怒的特朗普不得不宣布,“1月20日将会有一个有序的过渡”。此时,笔者想起4年前操纵选举的史蒂芬·班农(Steve Bannon)。 班农勾结剑桥公司“操纵”美国选举 2018年3月20日英国媒体披露,英国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自称,2016年竞选期间,他“多次”见到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宣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调研、分析、网络和电视推广全部由他的企业完成。 英国伦敦,剑桥分析公司所在的办公楼。 剑桥分析公司2013年创建,宣称向政治和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者研究、分众广告投放和其他数据类服务。尼克斯曾告诉记者,创建这家企业旨在“填补美国共和党政治市场的真空”。 美国《华盛顿邮报》2018年3月20日以一名特朗普前任顾问为消息源报道,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牵线,将剑桥分析公司引介给竞选团队。 《纽约时报》报道,这家企业的1500万美元启动资金来自私募基金经理罗伯特·默瑟,他长期为美国共和党捐款并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为这家企业命名的则是斯蒂芬·班农。 班农参与创立了剑桥数据分析公司,并任董事会副主席。公司被爆不当取得5000万笔Facebook用户的数据资料。2018年丑闻被曝光后,剑桥公司宣布破产。 克里斯托夫·怀利曾经为剑桥分析公司工作,正是他首先向媒体爆料。他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经班农批准,公司2014年以100万美元“购得”脸书数据。班农曾担任特朗普竞选战略顾问,协助特朗普赢得2016美国大选 美国联邦法官裁定:班农出庭接受联邦贸易委员会质询 2020年12月22日,因涉剑桥公司数据收集丑闻案,一名联邦法官要求史蒂芬·班农出庭接受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的质询。FTC的调查始于2019年3月。 12月22日,美国地区法官克里斯托弗·库珀(Christopher Cooper)批准了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请求,要求班农遵守民事调查要求,出庭接受质询。这类似于传票。 班农曾是剑桥分析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成员,该公司曾从数千万Facebook用户那里获取个人信息,并被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从事违反消费者保护法的欺诈行为。这一事件导致Facebook 2019年被处以创纪录的50亿美元罚款。 班农涉嫌电汇诈骗、洗钱被捕 2020年8月20日,特朗普前高级顾问班农因涉嫌电汇诈骗、洗钱以集资建造边境墙而被捕。 当晚,法官斯图尔特·亚伦批准以500万美元的保释金释放班农,并以175万美元的个人资产做担保。此外,班农被要求上交自己的护照,不得离开华盛顿,且未经允许不能和自己的亲信交流。法官还特别提到,班农不得乘坐私人飞机或游艇。
  2. 不自量力三脚猫 “惩贼”行动文贵只为看热闹 自私卑鄙独眼狼 “砸郭”后续送郭团伙进牢房 随着拜登入主白宫时间越来越近,全球砸郭潮流更加猛烈,法院文书化身一道道锋利的刀刃,文贵感到愈发窒息。这一切就像一声声沉闷有力的丧钟,让文贵等人不寒而栗,而文贵团伙的恶行,也在丧钟声里,进入了倒计时。投资骗局被不断揭露、造谣拜登跪舔川普化作乌有、阴谋论被拆穿、骚扰威胁殴打砸郭力量……文贵之罪行,罄竹难书。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文贵深谙此理。于是乎,文贵更加变本加厉,怂恿各地小蚂蚁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形势越乱,越中文贵下怀。此人之卑鄙,超乎想象,不可不防。 11月26日,黄河边发推称,其朋友,温哥华中国自由民主人权促进会创办人黄定宇,在25日于黄河边家门口遭到郭文贵匪帮骨干暴力无故殴打,后经警方调查, 肇事者为KOBE与斯蒂文,目前伤势严重。这是文贵所谓“依法灭贼”行动中又一笔严重的罪行。黄河边、傅希秋等人因为走在砸郭的最前沿,所以被文贵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多次或明或暗地进行骚扰、威胁、恐吓甚至殴打。前几日文贵还在直播中叫嚣,声称去德州灭贼、惩贼人员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和傅希秋的官司,交给文贵。文贵声称对于这些行为负责,并将蚂蚁匪帮成员的暴行美其名为“和平抗议”。文贵所说的负责大家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他一次次目送小蚂蚁被警方带走,自己在直播中不轻不重地慰问犒赏两句。“真的永远是真的,假的永远是假的”,这话从文贵直播的口中说出,真是让人感到细思极恐。小人一时得志,玩弄是非,毫无羞耻,大放厥词,文贵近来的言语日益猖狂,无非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给那些蚂蚁壮胆,实则外强中干。 数月以来,文贵一直在直播中叫嚣,鼓动小蚂蚁全球灭贼,对众多的民运人士、砸郭人士围堵骚扰,“那些挑战我们新中国联邦的,那些砸郭的,是什么下场,大家可以看到”,文贵就是用这种下三滥的卑鄙伎俩,对正义的声音进行打击。为了压制砸郭声音,蚂蚁帮的全球灭贼行动持续升级,出现了一幕幕暴力流血事件。近日黄河边家门口的肇事事件,又是一桩罪行。被蛊惑的小蚂蚁在文贵的诱导鼓动下,藐视法律暴力言行,一个个都被警方带走。而他们的所谓“靠山”,文贵每日在直播上动动嘴皮,甚至吃着面条,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被利用的小蚂蚁浑然不知,实在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文贵暴行不见收敛,华盛顿邮报、澳洲ABC等主流媒体也纷纷秉承正义,对文贵团伙的违法犯罪行经予以报道和谴责。新中国联邦未曾实现文贵所说目标的一分一毫,反而在文贵的怂恿鼓动下,朝着“新中国黑帮”的方向越走越远。此次黄河边家门口肇事的蚂蚁应该算文贵麾下不可多得的实力派了,也不知文贵会给你们什么奖励,如何为你们“伸张正义”呢? 11月24日,YouTube发言人艾薇·崔对媒体说道,一个支持川普的美国新闻网(OANN)因为上传了一段包含新冠错误信息的言论,因此对其 暂停发布视频一周,错误的视频内容也被删除。YouTube作为大型视频新媒体平台,秉承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在大是大非上态度鲜明。眼下已经进入到砸郭的关键阶段,也是收官之战,都说黎明前最黑暗成功前最渺茫,所以我们务必要打起精神,保持清醒和振作。众所周知,文贵造谣拜登、恶化拜登,并捏造硬盘门等事件,一厢情愿地支持特朗普,试图获得政治庇护。在拜登当选已成定局后,文贵等人居心不改,四处散播大选舞弊等新闻信息,试图还做一番挣扎。没有人比文贵等人更清楚,跪舔特朗普失败 ,接下来等待他的是什么。尽管文贵擅长两面派,在直播中一改口风,开始向拜登“示好”,但终归是文贵一厢情愿罢了。而我们替天行道、为民请命,作为砸郭的中流砥柱,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向YouTube举报文贵的斑斑劣迹,无论是造谣抹黑、还是新冠的阴谋论,这些都足以让文贵变成一个“哑巴”。 文贵编造神迹,用各种神乎其神的言论让一些蚂蚁神魂颠倒,不分黑白。让蚂蚁心甘情愿地花钱供奉,在洗脑后,鼓动他们做一些违法乱纪之事。其实说到底,只是文贵利用他人之力量,成就自己一人之享乐。当然,如今的文贵已经是入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日,就将在皑皑白雪之下,永远失去生机。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文贵阶下囚之日,定当你我把酒言欢之时。
  3. 被美国政府视为国宝的那些“余茂春们”,在美国过得如鱼得水。但美国政府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朝秦暮楚的人,不仅能成就美国一时,还能扰乱美国一世。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创,作者刘斯郎。 ▲蓬佩奥与余茂春。 中国有一个词,叫“三姓家奴”,意思是一个人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以身侍贼,毫无道义可言。这种人在中国社会是不被认可的,是最低等的“贱人”,因为他们今天可以为了钱出卖原主子,明天就能为了钱出卖新主子,会咬主人的狗不是好狗。 那些背弃中国,跑到美国从事反华工作的“汉奸”,其实本质上也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昨天可以为了个人利益背弃家国和祖宗,明天就可以为了小恩小惠背叛美国当局,这是中国历史上的“汉奸通病”。 就比如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视为“国宝”的反华政客余茂春,本质上就是这样一种人。从表面上看,余茂春现在是特朗普政权的中国政策顾问,为特朗普政府提供了很多极端的反华策略,是美国共和党的反华领袖之一,可以说是有着非常多的“丰功伟绩”。 但本质上,余茂春还是奔着利益去的,是典型的政治投机者,这也就是为何“看起来不傻的余茂春”,在明知道特朗普很多决策是错误的前提下,仍要死心塌地地献计献策,给出诸多鼓动美国政府与中国“决裂”的谏言。这其实是“三姓家奴”这个群体很典型行事作风:为讨主子欢心,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可以不顾事态发展,哪怕这一事态的发展不利于美国大局。 余茂春这种唯利是图、没有原则的本性,其实并不是到了美国从政后才开始的,早年还未走上美国政坛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来。和很多反华的华裔不同的是,余茂春是典型的在中国土生土长的老一代“知识分子”,1962年出生于中国重庆的他,一直享受着中国当时最好的教育资源,并于79年入读南开大学,随后于1983年公派赴美留学。 ▲可以看到,20世纪79、80年代,中美经济水平差异巨大。在那个艰难的时代,国家给了余茂春最好的教育资源,将其培养成了高级知识分子。 可以说,在当时那个国家贫弱、教育资源匮乏的年代,他享受着最好的社会资源。从常理上讲,在这种条件下,有气节、懂道义的人都知道感恩,甚至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回馈社会。但是,余茂春投机者的本性让他不具备有这样的基本道德精神。 于是,在80年代“美国远远领先于中国”的时代背景下,出国留学的余茂春开始背弃家国,不仅刨去了自己的血脉,甚至为了利益做起了反祖国的勾当。为了向美国高层“表忠心”,余茂春先后任境外反华组织劳改基金会和劳改人权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他还主持过中国论坛(China Forum)等带有反华色彩的活动。 凭借着“卖国求荣”的卑劣手段,余茂春一步步走到了与祖国、与家族的对立面,并成为了特朗普和蓬佩奥的掌中宝。而为了进一步在投机过程中凸显自己以获得最大利益,他极力促成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与政策的极端化转变:敌对化中国,不断肆意挑衅和强硬对抗中国,造成了中美双方巨大的经济损失。 不论余茂春的立场如何,又是否真的“感恩于美国”,仅凭他拿起尖刀刺向曾经哺育自己的国家和亲人的举动,就足以见得他是典型的“三姓家奴型”汉奸。也难怪,最终培养他的母校和家族宗亲会将其“永久除名”。 ▲余茂春家族开会,各大宗亲一致同意将其逐出家谱。 中国历史上的“三姓家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为利益而摇摆。这主要取决于这一群体的极端利己精神。 而最近特朗普败选之后,余茂春似乎也正进行着具有摇摆性质的投机型布局,例如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管谁当总统,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理念不可逆转”。 ▲美国X音中文网的相关报道。 以往对特朗普忠心耿耿的余茂春,此时说出这样的话,无非就是给自己找退路,此言是在为特朗普败退之后,另谋新主做铺垫。简单地说就是,只要有利益可图,他就能灵活地摇摆。而这也意味着,只要特朗普团队或反民主党的力量,给足余茂春甜头,那么余茂春及其背后的华裔投机者,便能使出浑身解数阻扰新任总统拜登的工作。 因此,像余茂春这种政治投机者,尤其是美国“前朝政府留下来的华裔势力”,从长远来看对美国是弊大于利。所以,作为中国人的我们,不仅不用对余茂春这样的人大加批判,反倒是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去扰乱美国社会,把美国带进坑里。在必要的情况下,我们甚至可以予以“相应的支持”。 其实,与余茂春有着共同特点的旅美“三姓家奴”还有不少,这些人表现出来的特点有两方面:要么为了对美国的某一党派表忠心,而极力与另一党派作对,成为撕裂美国的力量;要么在美国政治场上轮着“换爹”,扰乱美国内政。 当美国视他们为筹码的时候,这群投机者,却把美国社会玩弄于股掌中。 最典型的就是余茂春的“拉拢策略”,成为特朗普的首要中国顾问之后,余茂春迅速挖民主党的墙角,将曾经民主党斥巨资培养起来的反华的投机华裔群体,逐步引导、改造成服务于共和党特朗普政权的“忠臣”,甚至迅速被引导成了“反民主党,反拜登”的政治说客。这显然,是在把美国人当猴耍。 例如,在美国名字相当响亮的反华分子陈光诚,就是余茂春拉拢到特朗普阵营的。在美国民主党治理下的奥巴马时代,出身中国山东农村的陈光诚一度成为奥巴马政府攻击中国人权问题的“政治筹码”。陈光诚与美国民主党力量、奥巴马政府有着密切的反华合作,联合“美国之音”等媒体炮制了大量被曲解的、不真实的涉华人权信息。 ▲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势力斥巨资,将陈光诚事件打造成了对华施压的冲突点。 在奥巴马政权和美国民主党佩洛西势力联合“培育”下,陈光诚成为了西方媒体口中针对中国的“民主英雄”,可见奥巴马政府在陈光诚身上下了多大的努力。 但令奥巴马政府和美国民主党人士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特朗普时代,眼见民主党的奥巴马大势已去,陈光诚的“政治投机者”的本性开始彻底显现。 为了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曾经背叛了自己祖国的陈光诚,在余茂春的“亲特朗普势力”的拉拢下,开始背叛对自己有名义上“搭救之恩”的民主党,并与自己的“恩人”奥巴马、佩洛西等人划清界限,开始在特朗普时代,将自己塑造成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的“狂热追随者”。 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内心有十足把握的陈光诚,在互联网上多次发言力挺特朗普: 陈光诚先抛弃自己的祖国,认了美国为“爹”,到了美国后又抛弃了对自己有搭救之恩的民主党,迅速换了个共和党的“爹”。陈光诚两度“换爹”,几年之内轮换三姓,完美地诠释了“三姓家奴”的真实含义。 其实,在余茂春的势力操弄下,美国类似的“华裔投机政客”的例子还有很多。 比如周某锁,这个典型的反华型“投机政客”,曾经为了美国民主党怒喷特朗普,结果在特朗普时代,经余茂春势力的改造之后,迅速成为了特朗普的追随者,睡了一觉立马认新“爹”。 ▲2017年支持民主党的周某怒喷特朗普。 ▲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周某某为共和党的特朗普站脚,甚至开始攻击民主党了,立场变得很快。 还有扬某利,这个极端反华分子也是脚踩两只船,今天舔着共和党骂民主党,明天抱着民主党黑共和党,哪边的饭菜香就跑哪边去,毫无原则可言。 ▲曾经忠于民主党的扬某利,是极端反共和党和特朗普的。 ▲在余茂春的影响下,支持民主党的扬某利,在大选前开始和特朗普靠拢,甚至开始支持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 从“三姓家奴”这个群体的特性来说,其实绝大多数的旅美投机者都是这种特性。而眼前,美国又到了政权交接期,诸如王某丹、陈某空、魏某生等极力支持特朗普的投机者,这些人在余茂春的带领下,普遍认为特朗普会连任(因为美国过去28年都出现总统连任的情况),因此他们极力支持共和党的特朗普并阻扰拜登政权上台。 ▲在余茂春的带领下,美国民主党培养起来的“华裔投机者”,被拉拢到了特朗普的民主党阵营,开始和民主党作对。民主党似乎养了一群“白眼狼”。 只是事有突变,他们失算了,特朗普败了,而拜登赢了。因此这些被余茂春拉拢到特朗普阵营的政治投机者,将必然成为美国民主党一大恼人问题:是花钱供着这些曾经忠于前朝的狗,还是让这群投机者和对手里应外合成为撕咬拜登的外来入侵力量?这真是烦人的问题。但美国民主党必须明白的是,这些人能背叛民主党一次,就必然会背叛第二次,毕竟,这些是连自己祖国都能背叛的一群人啊。 还必须提及的是,美国的政客似乎还没醒悟,在他们自以为自己在利用这些来自中国的政治投机者的时候,这些高智商的投机者正在利用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吸食美国社会,并逐渐成长为左右美国社会政治的外来力量。 就像“法XX”组织一样,美国政客早期多数都认为这一邪教组织是利于美国的反华组织,但却没想到,具有投机性质的这一邪教组织,居然为了利益,开始玩弄美国社会,成为了特朗普极端政权的拥护和鼓吹者,旗下媒体“大-纪-元”更是频频丑化民主党、反对民主党,配合特朗普政权左右美国舆论、干扰美国大选。 ▲“大纪X”炒作拜登电脑门事件,为特朗普竞选造势。 ▲“大纪X”为扶持川普上台,大肆宣传选举舞弊,为特朗普争取时间。 法XX邪教组织的政治投机者们,显然是在利用美国的政治环境谋求自我的利益,旗下的媒体“大纪X”便是最真实的写照。就像《纽约时报》刊文说的那样:这一隶属于法XX的反华小报,正成为美国极右翼的影响机器。 “三姓家奴”们虽然没原则,但为了利益,狠起来还是很厉害的。因此,支持特朗普的法XX也好,前文提到的投机小人也罢,这些人,终将成为美国社会发展的阻碍和定时炸弹,尤其是成为拜登所在民主党跟前狗屎,不仅臭,还踢不得,足够让民主党恶心上许久了。 写在最后: 文章本来想谈的是“拜登上台后,余茂春们怎么办”,但现在想想,似乎不是余茂春们要考虑怎么办,而是拜登和民主党要考虑该怎么办。特朗普政府培养了这么大一批门前狗,而且很多就是从民主党阵营中拉拢去的。这些随时可能为了利益而叛变的人,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还真是让人头疼。 说实话,美国人如果不傻,应该也能看得明白这背后的利害关系。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千百年前就看透了的“三姓家奴用不得”的道理,美国人至今还摸不透,反反复复被这群投机者蒙骗。 对于这件事,我们作为中国的普通看客,就远远看着好了,多好的大戏,可别错过了。偶尔也精神上支持一下那些之前支持特朗普的华裔投机政客,毕竟,这群人还要担当“恶心拜登”的大任呢。
  4. 多年以来,《大纪元时报》一直是一份有反华倾向的低预算小报,在纽约的街角免费派发。但在2016和2017年,该报进行了两项变革,使其转型为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电子出版商之一。 这些变革,也为这份隶属于神秘而相对隐蔽的中国灵修团体法轮功的出版物成为右翼虚假信息主要提供者铺平了道路。 首先,它支持特朗普,将其视为法轮功与中国当局共产党焦土之战的盟友,后者在20年前曾取缔该组织,此后一直迫害其成员。该报对美国政治相对平淡的报道变得更加党派化,更多文章开始明确支持特朗普,批评他的对手。 与此同时,《大纪元时报》在另一个强大的美国机构身上下了重注:Facebook。这份出版物及其附属公司采用了一项全新的战略,包括创建数十个Facebook页面,发布令人愉悦的视频和诱人的标题党新闻,然后用他们来获取订阅,并将流量带回至其具有党派性质的新闻报道中。 在《纽约时报》获得的一封2017年4月向员工发送的邮件中,该报领导层描绘了Facebook战略将帮助《大纪元时报》成为“全球最大、最权威媒体”的图景。它还将让数百万人得以接触到法轮功,实现该组织“拯救众生”的使命。 今天,《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已成为右翼媒体中的一支生力军,数千万社交媒体关注者散布在数十个页面上,它的在线读者可以和《每日来电》(The Daily Caller)和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受众相媲美,同样愿意在线吸收狂热的极右翼内容。 它在特朗普的内部圈子里也开始影响力日增。总统及其家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来自该报的文章,特朗普政府官员坐下来接受其记者的采访。8月,一名来自《大纪元时报》的记者还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得到提问机会。 对法轮功来说,这是一个非凡的成功故事。长期以来,该组织一直难以成为一股真正的势力,以对抗北京将其妖魔化为“邪教”的做法,其部分原因就在于,该组织对中国迫害的尖锐描述有时很难被证实,或变得过于夸张。2006年,一名《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大喊“坏人必早死”,打断了时任中国主席的白宫之行。 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布莱巴特新闻网前董事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在7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大纪元时报》的快速成长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将在两年内成为最顶尖的保守新闻网站,”在8月因欺诈指控被捕的班农说。“他们用远超自己体量的气势出击,他们有读者,他们将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2018年,在台湾集会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时报》由法轮功资助。 2018年,在台湾集会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时报》由法轮功资助。 DAVID CHANG/EPA, VIA SHUTTERSTOCK 但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该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壮大,一定程度上是依靠简略的社交媒体策略,推销危险的阴谋论,并淡化它们与法轮功的联系。这项调查包括对十多名《大纪元时报》前雇员的采访,以及取得的内部文件和税务文件。因为担心报复,或者是因为家人还是法轮功成员,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不愿意透露姓名。 因为力挺特朗普,加上在Facebook上表现活跃,使得《大纪元时报》成为一个充满偏见的强大媒体势力。但它也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创造不实信息的机器,一再将边缘叙事推入主流。 这份报纸是“间谍门”最主要的宣扬者之一,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阴谋论,说的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期间对特朗普进行非法监视。与《大纪元时报》有关的出版物和节目大肆宣扬深层政府阴谋论,并散步有关选票造假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歪曲说法。最近,他们又在宣扬一种毫无根据的理论,说新冠病毒是中国军方实验室造出来的生物武器(《大纪元时报》将这种病毒称之为“中共病毒”,试图将其与中共联系在一起)。 《大纪元时报》表示,它是独立的无党派报纸,并否认有关它与法轮功存在正式隶属关系的说法。 与法轮功本身一样,这份在数十个国家发行的报纸采取分散性结构,下设多个地区分会集合运营,每个分会都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组织。它还极其隐秘。《大纪元时报》的编辑多次拒绝了采访要求,一名记者今年突访该媒体在曼哈顿的总部,结果遭到了一名律师的威胁。 法轮功领袖李洪志的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法轮功的精神总部、位于纽约州北部的龙泉寺的居住者,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时报联系的许多员工和法轮功练习者都说,他们接到指示,不能透露该报的内部运作细节。他们说,有人给他们打过招呼,说《大纪元时报》的坏话就是不听李大师的话。 纽约州奥蒂斯维尔的龙泉寺,这里是法轮功组织的基地。 纽约州奥蒂斯维尔的龙泉寺,这里是法轮功组织的基地。 JULIE JACOBSON/ASSOCIATED PRESS 《大纪元时报》对它的媒体办公室收到的一长串问题只做了部分回答,并拒绝回答有关其财务和编辑策略的问题。在一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中,该媒体指责时报“诽谤和削弱竞争对手”,并通过将该报与法轮功联系起来,表现出“一种微妙的宗教恐吓甚至是偏狭”。 “《大纪元时报》不会被吓到,也不会保持沉默,”该报补充道。“基于《纽约时报》提问中的谎言和不实之处的数量,我们将考虑所有的法律选择作为回应。” 讲真相 李洪志从1992年起在中国推广的法轮功,围绕着五套冥想修炼和一个道德自我完善的过程,目的是通向精神的升华。如今,这一组织以在世界各地举行的关于中共的“讲真相”示威活动闻名,指控其折磨法轮功学员并摘取被处决者的器官。(在镇压初期,全国数以万计的学员被送至劳改所,而现在关押这些地方的学员已经大大减少。) 近来,因为一些前学员将其描述为一种极端信仰体系,禁止异族通婚、谴责同性恋、不鼓励使用现代医学,法轮功受到了密切关注,而该组织对这些指控都予以否认。 《大纪元时报》于2000年创立时,其目的是反击中国的政治宣传,报道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它起初是一家中文报纸,由法轮功学员、研究生唐忠(John Tang)在乔治亚州的一间地下室运营。 到2004年,《大纪元时报》已经扩展出英文版。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是该报的早期员工之一,当时这位27岁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没有新闻工作经验。如今,43岁的贝尔梅克将《大纪元时报》描述为一个介于散乱的初创媒体和狂热的教会期刊之间的混合体,员工大多是来自当地法轮功分会的无偿志愿者。 “部分使命驱动是,让我们有一个媒体渠道,不仅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还要讲述所有事的真相,”贝尔梅克说。 1999年,法轮功组织的领导人李洪志。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媒体称作“我们的媒体”。 1999年,法轮功组织的领导人李洪志。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媒体称作“我们的媒体”。 HENRY ABRAMS/AGENCE FRANCE-PRESSE, VIA GETTY IMAGES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也是这样想的。在演讲中,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包括新唐人电视台(NTD)——称为“我们的媒体”,并表示它们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帮助宣传法轮功故事和价值观。 据两名前员工回忆,该报的高级编辑曾前往龙泉寺与李洪志见面。一名参与过会面的员工称,李洪志会在编辑和战略决策上发表意见,扮演着类似影子出版人的角色。《大纪元时报》在声明中否认了这些说法,称“从未有过这样的会面”。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之间的界限有时是模糊的。两名《大纪元时报》前记者称,他们被要求为神韵——由法轮功赞助的被大肆宣传的舞蹈表演系列——招募的外国演员撰写溢美之词,因为这有利于那些演员的签证申请。另一位《大纪元时报》前记者回忆称,自己被指派撰写批评政客的文章,包括前纽约市台裔议员刘醇逸(John Liu),他被该组织视为对中国的软弱派和法轮功的敌对派。 这些文章都帮助法轮功推进了自己的目标,但吸引的订阅者却很少。 曾为《大纪元时报》奥兰治县版纽约销售总监的马修·K·塔拉(Matthew K. Tullar)在自己的领英页面上写道,他的团队最初“每周印800份报纸,没有订阅用户,就采取了‘把报纸扔到车道上免费赠送’的营销策略”。塔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7年离开该报的贝尔梅克将其描述为一家一直在寻找新的赚钱机会的简陋公司。 “这只是一个很短期的打算,”她说。“我们不会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周之后。” 转向特朗普 到2014年时,《大纪元时报》距离李洪志设想的受人尊敬的新闻媒体越来越近了。订阅量在增长,报道在赢得新闻奖,其财务也在走向稳定。 “大家都很乐观,认为报纸会达到更高水平,”贝尔梅克说。 但据贝尔梅克回忆,在2015年的一次员工会议上,领导层宣布报纸再度陷入困境。Facebook已改变了决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推送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的访问流量和广告收入受到了影响。 作为回应,《大纪元时报》让记者每天发多达五篇帖子,以寻找能疯传的话题,而且通常用一些低俗的标题,比如Grizzly Bear Does Belly Flop Into a Swimming Pool(灰熊肚子先落水跳进游泳池)。 “那是一场争夺眼球的竞争,”贝尔梅克说。 吉纳维芙·贝尔梅克曾在《大纪元时报》工作13年,她说自己见证了它从一家简陋公司变成了网络流量的驱动者。 吉纳维芙·贝尔梅克曾在《大纪元时报》工作13年,她说自己见证了它从一家简陋公司变成了网络流量的驱动者。 KYLE JOHN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2016年大选的临近,记者们注意到该报的政治报道开始使用更加党派化的口吻。 为《大纪元时报》做过2016年竞选活动报道的史蒂夫·克雷特(Steve Klett)说,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后,他的编辑们曾鼓励他对特朗普做正面报道。 “他们似乎用一种近乎救世主的眼光看待特朗普,把他视为将搞垮中国共产党的反共领导人,”克雷特说。 特朗普获胜后,《大纪元时报》聘请了人脉广泛的茶党(Tea Party)策略师布兰登·斯坦豪泽(Brendan Steinhauser)帮助与保守派建立联系。斯坦豪泽说,该组织的目标除了提高自己在华盛顿的知名度之外,曾经还包括法轮功受迫害事宜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 “他们希望华盛顿有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共产党如何运作,以及中共对宗教和少数民族干了什么,”斯坦豪泽说。 全力投入Facebook 《大纪元时报》还在幕后研发了一种秘密武器:最终能帮助将其信息传递给数百万人的Facebook增长战略。 据时报看到的电子邮件,Facebook战略是由《大纪元时报》越南语版(DKN)的前负责人武忠(Trung Vu,音)制定的。 DKN的一名前雇员说,在越南,武忠的战略包括在Facebook页面网上放满疯传的视频和支持特朗普的宣传材料,其中一些是从其他网站逐字逐句拷贝来的,然后用自动程序给这些页面制造虚假的点赞和转发量。这名前雇员说,员工们用虚假账户来运行这些页面,这种做法违反了Facebook的规定,但武忠说,为了保护员工免受中国的监控,有必要采取这种做法。 武忠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据2017年发给《大纪元时报》在美国员工的电子邮件,越南的实验取得了“巨大成功”,让DKN成了越南最大的出版商之一。 该邮件宣称,DKN“对拯救那个国家的有情众生有深远的影响”。 据该邮件,越南语团队被要求帮助大纪元(Epoch Media Group)在Facebook上建立自己的帝国。大纪元是负责法轮功在美国最大媒体资产的综合机构。那年,Facebook上出现了几十个新页面,全都有到《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出版物的链接。有些带有明显的党派色彩,有些把自己定位为真实无偏见新闻的来源,还有几个完全与新闻无关,比如一个名为“最有趣的家庭时刻”(Funniest Family Moments)的幽默页面。 《美国日报》的截图,这是一个右翼政治网站,由《大纪元时报》的一位编辑帮助创建。 《美国日报》的截图,这是一个右翼政治网站,由《大纪元时报》的一位编辑帮助创建。 也许最大胆的实验是一个名为American Daily(《美国日报》)的右翼政治新网站。 今天,这个拥有100多万Facebook粉丝的网站兜售极右的假消息。这个网站发过反疫苗的长篇大论,还发过一篇错误地声称比尔·盖茨和其他精英正在“指挥”新冠病毒疫情的文章,以及所谓“犹太暴徒”控制世界的无证据说法。 时报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曾长期担任《大纪元时报》主编的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与法轮功下属的广播网络“希望之声”(Sound of Hope)的高管们一起参与了《美国日报》的创办。Facebook上的记录显示,该页面由“希望之声”网络运营,其Facebook页面上的一篇永久置顶的帖子里是法轮功的宣传视频。 《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与《美国日报》“没有业务关系”。 《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运营的许多Facebook页面都沿袭类似的轨迹。它们以转发从其他网站收集来的疯传视频和鼓舞人心的新闻开始。然后迅速发展,有时一周增添数十万名关注者。随后,它们被用来引导人们付钱订阅《大纪元时报》,推销更具党派色彩的内容。 斯坦福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研究虚假信息的研究员雷妮·迪瑞斯塔(Renee DiResta)说,有些页面“似乎一夜之间”就获得了大量关注。许多帖子被分享数千次,但几乎没有收到任何评论——迪瑞斯塔说,这种比例对由“点击农场”推动的页面来说很典型,“点击农场”指的是通过付钱让人们一次又一次点击某些链接来产生虚假流量的公司。 《大纪元时报》否认使用“点击农场”或其他非法手段来扩大其页面的影响。“《大纪元时报》的社交媒体策略与DKN不同,而是利用Facebook自身的推广工具来有机地吸引更多的追随者,”《大纪元时报》说道。它又称,该报已在2018年切断了与武忠的关系。 但去年,《大纪元时报》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该报在之前的七个月里在Facebook的广告投放上已经花了150多万美元,该社交媒体平台宣布的原因是,《大纪元时报》页面通过隐瞒其广告购买来规避Facebook的透明度要求。 今年,Facebook关闭了500多个链接到“真相媒体”(Truth Media)的页面和账户。“真相媒体”是一个反华网页的网络,一直在用虚假账户来放大自己的信息。《大纪元时报》否认参与其中,但Facebook的调查人员称,真相媒体“展示了一些连到大纪元和新唐人平台上的活动的链接”。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和有关组织采取了执行措施。”她还说,如果《大纪元时报》在未来有违反更多规则的行为的话,Facebook将对其进行惩罚。 自从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以来,《大纪元时报》已将其大部分业务转到了YouTube上。据谷歌的政治广告公开数据库显示,自2018年5月以来,《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上的广告花销为180多万美元。 报纸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一直是个谜。前员工说,他们被告知,《大纪元时报》的资金来源包括订阅、广告收入,以及富裕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捐款。可以公开得到的最近一年的大纪元时报协会纳税申报单是2018年的,协会那年收到了几笔数额可观的捐款,但没有一笔大到足以支付数百万美元广告攻势的程度。 班农是注意到《大纪元时报》资金雄厚的人之一。去年,他和新唐人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他说,他与该媒体讨论其他项目时,钱似乎从来都不是讨论的内容。 “我会报给他们一个数目,”班农说。“他们会返回来说,‘这个数目对我们来说没问题。’” “道德目的已经没有了” 《大纪元时报》转向支持特朗普让贝尔梅克等一些前雇员不高兴。 贝尔梅克现在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编辑,她说,她仍然相信法轮功的许多教义。但她对《大纪元时报》越来越感到失望,她觉得该报现在的做法与法轮功真、善、忍的核心原则背道而驰。 “道德目的已经没有了,”她说。“他们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我觉得他们并不在乎。” 最近,《大纪元时报》把焦点转向了新冠病毒。该报抓住了中国在疫情初期的失误,其记者对漏报谎报病毒统计数据以及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做了报道。 《大纪元时报》YouTube视频“挖掘叙事的背后”截图。 《大纪元时报》YouTube视频“挖掘叙事的背后”截图。 这些报道中有些东西是真的。其他的则是推销夸大或虚假的说法,比如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即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是中国生物战战略的一部分。 新唐人和《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部纪录片中重复了这些说法,该纪录片在YouTube上的观看次数已超过500万次。纪录片中的主要人物是信誉扫地的病毒学家朱迪·米柯维茨(Judy Mikovits),她也是疯传的视频“Plandemic”中的主要人物。Facebook、YouTube和其他社交平台已因该视频散布虚假宣称而将其撤下。 《大纪元时报》说,“我们在纪录片里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证据和观点,没有给出任何结论。” 贝尔梅克仍在家里的书架上摆着一张李大师的照片,她说,每次在YouTube上看到《大纪元时报》推出带有党派色彩新话题的广告时,都让她感到厌恶。 最近的一个名为“挖掘叙事的背后”(Digging below Narratives)的视频,是关于中国处理新冠病毒不当的两分钟电视广告。广告的主持人说,《大纪元时报》在中国有一个为该报提供有关政府应对病毒措施信息的“地下信源网”。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道理,但视频的主持人并没有提《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关系,也没有提其与中国共产党进行的长达20年的斗争,只是说该报“给人们提供一个关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准确画面”。 “我们实事求是地报道,”他说。
  5. ■余茂春被开除出族谱。   (星岛日报报道)美籍华裔学者余茂春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顾问,极力主张美国强硬对抗中国,引起内地一些媒体口诛笔伐。继被母校重庆永川中学「除名」,余茂春近日又疑遭安徽故乡余氏家族痛斥为「汉奸」,将其逐出族谱。   余茂春一九六二年出生于安徽,在重庆长大。网上流传约一分钟的视频显示,某会议室挂着「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 开除余茂春族籍 驱逐出族谱」的标语,一群老人聚在一起。第一个发言的老人用浓厚的口音说,今天我们余氏宗族并邀请新闻媒体,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然后请另一人通报余茂春「罪行」。   网上有消息称,会议发生在安徽寿县,时间是九月六日,但无法确认。据官方新华社报道,去年八月,广东顺德黎氏宗亲也在祖宗牌位前宣布将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剔族,从此一刀两断。   自美国《华尔街日报》详细报道了余茂春对美国政府有关中国决策产生的影响后,他在中国「家喻户晓」。余茂春是重庆永川中学的一九七九届的文科高考状元,曾被母校视为骄傲,名字刻在校园墙上,七月底社交网络流传的一则视频显示,工人正把他的高考状元大名从石碑凿除。   余茂春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后负笈美国,于柏克莱加州大学获博士学位,毕业后到了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担任东亚和军事史教授。据报道,余茂春是蓬佩奥的首席对华政策和规划顾问,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顶层人物,距蓬佩奥的办公室仅有几步之遥。美媒披露,特朗普政府对北京战略转向,幕后重要推手之一就是余茂春,被称为「国宝」。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直言,在极权主义下成长的经验,使余茂春成为极权最有力的敌人之一。   内地一些网民炮轰他是「汉奸」、「重庆人的耻辱」、「蓬佩奥的狗头军师」。北京《环球时报》八月曾经刊文评论余茂春,称余自诩「中国问题专家」,却不认真做功课,好好研究中国,而是每天绞尽脑汁炮制对抗中国的恶毒策略,成为彻头彻尾的卖国贼。 文章批评,蓬佩奥近日的反华演讲,就是他在背后「作妖」,斥其疯狂荒诞而又极具破坏性的对华政策,之所以赢得美国高层信任和认可,是因这正好迎合他们「病急乱投医」的心态,警告「余茂春必将接受历史的审判」。 ■余茂春是蓬佩奥的对华智囊。
  6. 近段時間,伴隨郭文貴日趨接近衰亡,郭文貴與旗下螞蟻幫所表演的鬧劇也不斷增加。而在砸鍋人士和螞蟻幫的激烈衝突中,傅希秋和螞蟻幫之間的衝突最激烈,這也是郭文貴所謂的“依法滅賊”活動中,所列舉的第一批名單。 而在郭文貴自身被迫參與大量訴訟與糾紛活動,面見殘存的諸多螞蟻之後,其自身在新冠病毒的威脅,以及不斷增加的賠款與牢獄壓力下,選擇遠遁深山逃離這個爛攤子,並試圖通過最後的佈置讓螞蟻臨死一搏,而自身則可依託不在場的名義避免承擔這些嚴重行為的法律責任。 “對華援助協會”在10月7日發佈消息,表示該機構的負責人傅希秋,近段時間接到威脅程度不斷增加的“死亡威脅”,並且對於這些人所作出的“不實指責”、“暴力威脅”等行為進行強烈譴責。傅希秋本人也在記者採訪的時候回應,自己對這些死亡威脅極為驚詫,因為自己“跟郭文貴本人從來沒有見過面,也沒有什麼個人交往”;更“沒有得罪他什麼東西,也沒有做過什麼事情”。 從上月底郭文貴發起的“全球滅賊”活動擴大化之後,傅希秋就面臨日益增加的壓力。在9月26日的時候,郭文貴旗下的狂熱暴力分子,就已經前往傅希秋門口進行施壓與暴力威脅。而到了10月5日,郭文貴最後瘋狂之時,圍堵在傅希秋家門前的螞蟻幫已有五十多人。而應對這些壓力,傅希秋尋找市長等力量的幫助,轉移到隱匿的地方,躲避螞蟻幫的最後瘋狂行徑。而螞蟻幫無視法律的猖獗行為,也面臨法律的直接制裁。很多圍堵傅希秋的螞蟻幫,直接被德州員警所逮捕,而郭文貴依舊無視這些行為,強行編造法律規範鼓勵螞蟻幫們無視法律,試圖通過“詭異者狂熱”等手法,鼓勵不瞭解郭文貴劣跡斑斑之行徑的螞蟻們,為詐騙集團的臨終一搏獻上自身的生命。 對於郭文貴集團的瘋狂行徑,大量的美國政界人士對此表示強烈譴責。參議員盧比奧指出:傅希秋“不應在美國或世界任何地方遭受威脅”,對於郭文貴的瘋狂行徑,還有很多權威人士也進行了強力的職責。可見郭文貴的瘋狂行徑,早已面臨各界人士的普遍反對。而盧比奧在美國政界擁有極大的影響力,更是可以瞭解很多尚未公開的調查資訊,盧比奧在推特中明確指出郭文貴的行為,是無法接受、違背美國利益和人權保護的惡劣行徑。通過此類近乎官方的聲明,可發現FBI對郭文貴詐騙集團的調查已取得極大的突破,並且發現這一集團過於低劣的行徑,對此發出最後審判的預告。 事實上郭文貴此人,早已因為詐騙等一系列罪無可赦的行為被國際刑警組織列入到紅色通緝的名錄。其僥倖逃亡到美國並沒有遣返,本已是此等罪惡之人最大的幸運,但其人依舊不滿足苟活的命運,試圖在美國重演自身的罪惡行為,故技重施騙取大量資金滿足自身花天酒地的奢靡欲望。郭文貴此人依託自身的狡詐伎倆,勾結VOA記者等進行所謂的直播中斷時間,並借此名噪一時,並假借該行為的政治外衣得以暫時逃脫牢獄之災。大事實上郭文貴此等欺世盜名之徒,必然會面臨法律的制裁。 郭文貴名列紅通的惡劣行徑數不勝數,縱然其本人與黨羽瘋狂為自身洗白,但郭文貴之罪行實在是擢髮難數。郭文貴面臨源源不斷的審判壓力,唯有作出臨死掙扎的舉動,對於所有反對者都使用“偽類”、“特務”等標籤進行辱駡,並鼓勵所有螞蟻們為此進行瘋狂的攻擊。郭文貴在面臨FBI、法院等大量訴訟、調查之下,依舊強行宣稱自身行為之滅法,猶如當初在中國境內偽造公文一般,今時今日在美國依舊無視美國《憲法》等規範與精神,為了對螞蟻幫進行洗腦,強行偽造法律試圖讓麾下的螞蟻幫,在不懂法律的情況下觸犯法律的底線,和自身的反對者同歸於盡,為自身謀求些許生機。而在郭文貴本人逃遁,其本人即將衰亡的最後時期,傅希秋等通過法律管道所作出的最後施壓,將會為郭騙集團的滅亡蓋上最後一塊兒棺材板。
  7. 港大前研究員閆麗夢多次在美指中國「隱瞞疫情」,並稱「新冠病毒(SARS-CoV-2)人造論」。早前有美媒稱,其「幕後黑手」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前顧問班農(Steve Bannon)。 9月15號,據美國「每日野獸」新聞網(The Daily Beast)稱,班農正是炮製這場鬧劇的「幕後黑手」。 報道稱,學術研究公開資源庫網站「Zenodo」9月14日出現了一篇學術論文,宣揚「新冠病毒人造論」。而這篇論文的合著者之一,就是閆麗夢。 不過,根據「Zenodo」網站的描述,這是一個學術研究方面的公開資源庫,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的研究成果上傳到這一網站上。此外,密歇根州立大學基因學學者凱文·博德(Kevin Bird)以及華盛頓大學的生物學教授卡爾·伯格斯特羅姆(Carl Bergstrom)都發現,這篇論文掛靠的研究機構,分別是「法治協會」和「法治基金會」。 而這兩家機構,正是由班農一手創建的「姐妹」非營利組織。 另據「每日野獸」報道,班農曾一直宣揚「武漢實驗室製造新冠病毒」的陰謀論。早在7月,他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隨後,他又在個人節目上稱新冠病毒是來自中國的「生物武器」。 閆麗夢雖然自述今年4月就已前往美國,但她在7月10日才接受了美國霍士新聞網的專訪。 針對閆麗夢的言論,7月11日,香港大學在聲明中指出,閆麗夢的說法與校方理解的關鍵事實並不相符。同時,閆麗夢在訪問中的重點表述,雷同傳言,並沒有科學支持。 白宮前高級顧問班農等4名嫌疑人目前均已獲得保釋。(Reuters)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8月,閆麗夢還上過班農的個人節目。而在8月20日,班農也因涉嫌在邊境牆相關籌款活動中欺騙了數十萬捐贈者被捕。美國曼哈頓聯邦法院的法官8月31日決定將在2021年5月24日對班農(Steve Bannon)等4名嫌疑人進行審判,在此之前他們的活動以及言論將受到一定限制。 針對這篇論文,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博士安吉拉·拉斯姆森(Angela Rasmussen)表示:「基本上,這些(論文內)研究都是推測的,有些甚至是完全虛構的。」 9月14日,閆麗夢在個人Twitter上放出論文鏈接不到兩天,Twitter就封禁了她的賬號Twitter官方早於今年3月曾宣布,會處理發布「與官方公共衛生信息相矛盾」內容的賬號。 對於Twitter官方的做法,美國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9月17日發文稱,現在Twitter公開站在了北京一邊,暗示Twitter「通中」。 Twitter被封后,閆麗夢於9月15日再次接受美國霍士新聞採訪。在此次採訪中,閆麗夢稱中國政府「掩蓋了新冠病毒真相」,以及「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裏創造出來的」。 此外,閆麗夢還聲稱自己和其他三名中國學者共同攥寫的論文中提供了「基因組證據」。
  8. 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日前表示,美國嚴重關切以新冠肺炎大流行為由,對本國公民和公民社會進行無端鎮壓,並以中國醫生閆麗夢因試圖就武漢聚集性感染情況向世界發出警告而受訓誡,後死於病毒作例子。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一(12日)回應,指閆麗夢還活著,但卻被說死了,呼籲美方停止在疫情問題上搞政治化、污名化。 趙立堅當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指,美方提到的應該是李文亮醫生,而非閆麗夢;並指出李文亮是優秀的共產黨員,被授予烈士稱號,美方的發言連基本的人名事實都未弄清便信口開河,充分暴露了美方有關人士的無知和不負責任。 他又強調,新冠病毒是人類的公敵,散播仇恨對抗的政治病毒同樣是世界的威脅,美方個別政客和官員應該尊重科學、尊重基本事實,停止搞政治操弄,切實把精力真正放到改進自身抗疫工作,以及維護美國人民生命健康上,並為國際抗疫合作發揮建設性作用。
  9.   圖:前港大博士後研究員閆麗夢(右)15日在美國霍士新聞節目上,再宣揚病毒陰謀論\資料圖片   【大公報訊】綜合美國《每日獸報》、《紐約時報》、《新聞周刊》報道: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以來,一些西方政客和媒體不斷抹黑中國。近日,污衊中國「隱瞞疫情」的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閆麗夢謊言再度「破產」,其造謠「新冠病毒人造論」的文章遭專家痛批漏洞百出,推特賬號也被平台封禁。有美媒曝出,炮製這場鬧劇的「幕後黑手」,正是反華先鋒、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   閆麗夢此前屢次污衊中國「隱瞞疫情」備受美國右翼人士歡迎。本月14日,她與其他合著者在公開資源庫「Zenodo」上發表了一篇「學術論文」,宣稱新冠病毒基因與中國實驗室內的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疑似」,大肆造謠「新冠病毒人造論」。   專家斥毫無科學依據   事件引發各界關注,但不少學者發現,這篇未經同行嚴格審查的文章漏洞百出,在學術嚴謹性上經不起推敲。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博士拉斯姆森直言,「新冠病毒與中國實驗室蝙蝠冠狀病毒相似」的說法不應令人驚訝,「因為他們都是冠狀病毒。」拉斯姆森更補充說,「基本上,這些(論文內)研究都是推測的,有些甚至是完全虛構的。」美國《每日獸報》指出,這種論調幾乎與所有科學證據和專家意見都背道而馳;《紐約時報》17日刊文稱,閆麗夢的說辭毫無科學依據,令人對其政治動機產生疑問。   《每日獸報》進一步揭露,閆麗夢及該論文其他3名作者均為美國「法治學會」成員,文章在「法治學會」和「法治基金會」的資助下完成。而這兩家機構皆由反華先鋒、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一手創建,且此前沒有進行過任何學術研究。網站梳理時序後發現,班農長期宣揚「武漢實驗室製造新冠病毒」的陰謀論。早在7月,他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污衊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隨後,他又在個人節目上變本加厲,揚言新冠病毒是來自中國的「生物武器」。   而對於班農等人炮製的「病毒人造論」,全球頂尖醫學專家早已對此進行駁斥。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福奇5月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專訪時表示,科學依據強有力地表明病毒來源於自然,並從動物傳播到人類。   閆麗夢推特賬號被凍結   雖然不少專家提出質疑,閆麗夢的謊言仍在社交媒體上迅速傳播開來。本月15日,閆麗夢接受美國霍士新聞採訪,與特朗普「最愛看的主播」卡爾森「唱雙簧」,再重複「中國隱瞞疫情」、「病毒人造」等論調。在臉書上,這段片段點擊量飆升至近100萬,並被許多保守派人士轉發。16日,臉書及旗下照片分享應用Instagram核查事實後,就將相關貼文打上「虛假信息」標籤。早前,閆麗夢的推特賬號也因發布其論文鏈接被封禁,她聲稱這是因為「中方出手」,美國反華議員霍利更暗示推特「通中」,「現在@推特 公開站在了北京一邊。」   閆麗夢出生於山東省青島市,分別在中南大學和南方醫科大學獲得眼科碩士、博士學位,後前往香港大學作為博士後研究員,主要從事疫苗、抗體和細胞免疫學研究。她於今年4月潛逃美國,並多次在美國右翼電視節目上聲稱內地隱瞞疫情,又說港大的上司曾要求她「不要觸碰紅線」。然而,早在去年12月30日,武漢衞健委發布《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翌日後中國便向世衞組織通報武漢「不明肺炎」,污衊中國「隱瞞疫情」完全站不住腳。港大7月也回應指閆麗夢所言與事實不符,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期間,此人從未在港大進行她在訪問中重點提及的,有關新冠病毒人傳人的研究。
  10. 【香港商報網訊】記者呂斯達報道:「這次人大國安立法非常及時,我高興得要命。」全國人大決定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制定相關法律,引起全港廣泛關注。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興奮地表示,這將對推動香港形勢好轉發揮關鍵作用,反中亂港勢力肆無忌憚暴力毀港的日子從此將一去不復返!   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   「民進黨當局公然以公款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這遠遠超過《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底線,是一種赤裸裸的「顏色革命」輸出。」盧文端告訴記者,「修例風波」以來,在香港發生的暴動背後,清晰可見包括台灣在內的外部勢力滲透、介入的黑手。但台灣民進黨當局敢說敢做唯不敢認,此前一再否認是香港事態的「幕後黑手」。幸而最近,台灣濟南教會一職員對外披露了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持香港暴力行動的證據,使得民進黨當局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的做法昭然於世。   此外,此次涉港國安立法消息一經曝光,從香港飛往台灣的機票即刻售罄,從香港偷渡到台灣的黑市價格也立馬翻了一倍,大量暴恐分子第一時間「逃亡」台灣,這也充分印證了台灣就是香港暴恐行動的「後方根據地」和「後台指揮部」。台灣心懷鬼胎地收容、庇護他們,是港獨暴恐分子藏污納垢的避難所。   在盧文端看來,台灣民進黨當局和蔡英文政府不計代價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與「港獨」沆瀣一氣,公然鼓吹「香港獨立」,妄圖將香港變成挑戰國家及中央權力的棋子,目的就是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從而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最終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而這直接危害到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安全,嚴重觸犯了中央政府底線。因此,今次中央主動出手,啟動涉港國安立法進程,意在有效防堵國家安全漏洞,遏止台獨勢力等外部勢力與港獨勢力分裂國家、顛覆政權及恐怖主義的行為,讓香港社會回復平安,讓「一國兩制」成功實施,繼續保障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盧文端表示,人大立法合法、合理、必要,具備堅實的法律基礎,利於 " 一國兩制 " 行穩致遠,利於維護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對香港具有深遠意義。無論是單一制還是聯邦制的國家,都有國家承認的安全立法,這是國際慣例,所以我們國家的立法有它充分的依據。由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為香港進行國家安全立法,表明中央是以舉國之力平定香港局勢,這將是香港由大亂走向大治的重要轉折點。   盧文端呼籲,涉港國安立法是針對少數進行分裂國家、顛覆政權及恐怖主義者,不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及其享有的裁決權、終審權,亦不會損害香港一直沿用的普通法,因此,奉公守法的市民都應該支持涉港國安立法,維護香港繁榮穩定,令香港經濟重回正軌。      在美國加州華僑華人集會反對香港發生的暴力活動,譴責亂港勢力破壞「一國兩制」和香港繁榮穩定。 譚耀宗:「港獨、「台獨」合流,國安立法平亂 【香港商報網訊】記者呂斯達報道:「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持香港暴恐行動,這個事情充分說明,涉港國安立法的迫切性。」 台當局日前爆出公帑注資助台北濟南教會染指香港暴動,原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雖然過去台灣蔡英文政府不承認,但現在有了資料、有了證據,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就是因為害怕「一國兩制」,所以千方百計來搞破壞,這種行為是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的行為,觸碰到了中央的底線。   圖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   修例風波一路變質,變成了顏色革命,反中亂港分子高舉「港獨」旗幟,有組織、有綱領、有口號、有行動,勾結外部勢力。譚耀宗對此痛心疾首,「有人利用香港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   譚耀宗表示,香港是一個開放的城市,一國兩制下面有很多不同的外國勢力、外部力量來搞滲透破壞,這次台當局公帑注資助台北濟南教會染指香港暴動的消息出來,更好說明香港迫切需要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如果沒有類似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勢力這類外部力量的支持推動,香港反對力量並不敢舉起「港獨」大旗。「港獨」是靠外來的力量撐腰的,台獨與港獨的相互勾結,才讓港獨變本加厲。   在譚耀宗看來,回歸近23年來,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遲遲沒有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存在明顯漏洞,危害國家安全的各類活動愈演愈烈。去年修例風波發生後,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重創經濟民生,製造社會撕裂和對立,損害香港的投資環境和國際形象,荼毒下一代,貽害深遠。改變香港國家安全領域長期「不設防」狀況已經刻不容緩。   「訂立港區國安法的安排符合憲法、基本法,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人大監督憲法和基本法實施,所以人大現在可以授權給香港特區制定第二十三條,也可以授權給人大常委會做港區國安法的工作。現在人大是從國家層面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做法。」作為原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譚耀宗重申,「一國兩制」當年是史無前例的創舉,在實踐過程中或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故當年設計起草基本法特別是基本法第十八條等條文時已預設彈性,讓中央在面對香港出現特殊情況時,可依法主動訂立相關法律維護國家安全,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有權給人大常委會完成相關工作。   譚耀宗還告訴記者,此次涉港國安立法消息一出,從香港飛往台灣的機票即刻售罄,大量暴恐分子第一時間「逃亡」台灣,再次印證了台灣就是香港暴恐行動的「後方根據地」和「後台指揮部」。台灣收容、保護他們,說明台灣就是港獨暴恐分子藏污納垢的庇護所。   「維護國家安全人人有責。」譚耀宗指出,對香港國家安全問題進行立法,通過國家立法,切斷台灣當局等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操縱代理人從事危害國家安全行動的渠道,摧毀外部勢力在香港的堡壘陣地,方能對香港暴恐分子產生釜底抽薪的效果,改變香港在國家安全領域長期「不設防」狀況,有效防控國家安全風險、維護香港長治久安。   最後,譚耀宗奉勸台灣當局和「台獨」分子及時收手,「『港獨』『台獨』合流,觸犯國家底線,中央祭出涉港國安立法後,一定沒有好下場。」
  11. 香港大中华通讯社电“修例風波”以來,在香港發生的暴動背後,清晰可見包括臺灣在內的外部勢力滲透、介入的黑手。但臺灣民進黨當局敢說敢做唯不敢認,此前一再否認是香港事態的“幕後黑手”。幸而最近,臺北濟南教會一內部人士經其友人向本報披露了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力行動的證據,使得民進黨當局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的做法昭然於世。 自修例風波起巨額公帑資助暴力行動 近日,一名濟南教會內部人士,因不滿民進黨當局和臺灣基督長老教會上下沆瀣一氣,基於政治考慮有意包庇性侵“手足”的逃台分子馬靖翔,向密友出示了一份《財團法人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總分類帳》的帳簿,披露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力行動。 該人士的本意,是希望密友代為呼籲,公家預算不應去為特定政黨目的服務,更不應用來收容和包庇馬靖翔之流的暴力強 暴之徒,蔡英文政府用公帑去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適法性、妥當性都有爭議,理應及時收手。 但經由其友人的爆料,記者驚訝發現,僅在(民國)108年12月23日至25日間,財團法人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就收到兩筆來自民進黨當局蔡英文政府撥付的公帑,專案編號為20622,分別是陸委會撥付的30萬元(新臺幣)和內政部撥付的80萬元(新臺幣),合計110萬元(新臺幣)。 而這並不是民進黨當局公帑資助香港暴力行動的全部。爆料人向本報透露,這兩筆款項僅是冰山一角,自修例風波爆發以來,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頻繁接收來自民進黨當局的公帑資助收入囊中,至今合計款項遠超千萬層級,多以“人道救援—香港奉獻”名目列支。 以臺灣為策源地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 本報綜合多名消息人士,所謂“人道救援—香港奉獻”,就是針對修例風波暴力“抗爭”行動的培訓與資助。自去年6月以來,臺北濟南教會即以行動大力支持香港暴力“抗爭”行動,遠道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來港,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防毒面具、護目鏡等暴力行動的後勤物資。 從2019年7月開始,台湾濟南教會還為約200名抵台港人提供人道援助,每月向每人發放1萬元新臺幣生活費和8千元房屋津貼,援助期為10個月至一年。 在民進黨當局的授意下,臺灣濟南教會背後的“上級”臺灣基督長老教會還在其總會大樓地下場所為逃台分子舉辦格鬥集訓。為了幫助暴徒在與員警“作戰”中占優,在先後舉行的一系列集訓過程中特別開設了“戰術電筒防衛”“奪棍技巧”等課程。 正因為如此,這次暴亂中,暴徒所展現出來的格鬥技能、血腥和狂熱令人印象深刻:像 军 隊一樣編制成大大小小的隊伍,“勇武”在前負責攻擊,“長刀 兵”在前、“盾牌兵”掩護、“擲彈兵”發起攻擊;“和理非”在後負責物資補給,並規定“保持一隻手臂的距離,確保物資線和逃生線暢通”,專業程度不遜於武裝紀律部隊。 “民進黨當局公然以公帑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這遠遠超過《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底線,是一種赤 裸 裸的顏色革命輸出。”長期關注兩岸議題的政治評論員告訴本報記者,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發生以來,香港社會不斷被撕裂,非法暴力不斷升級,有組織的顛覆行為逐漸常態化,臺灣民進黨當局見獵心喜、顛倒黑白、煽風點火、造謠生事,不但將操作香港事態、操弄“反中”統“獨”議題作為2020年島內大選選戰的政治提款機,還更進一步火上澆油、借題發揮,大肆引誘、鼓動香港激進分子採取極端、暴力甚至是恐怖主義行為來吃“人血饅頭”。其本質上是借插手香港事務策應美國對華“意識形態戰”,以臺灣為策源地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 港媒揭:蔡政府透過長老教會 支助香港反送中運動 去年沸沸揚揚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背後究竟有如外力介入?這次中國13屆政協與人大會議,通過制定香港國安法,其中就指出香港修例風波引起的群眾運動,有外國勢力介入的痕跡。其中,美國與台灣,就是兩個主要被指涉的對象。 特別的是,港媒《華通社》25日刊登的一篇報導指出,「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力行動的證據,使得民進黨當局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的做法昭然於世」。 該報導稱,近日,一名濟南教會內部人士,因不滿民進黨當局和臺灣基督長老教會上下沆瀣一氣,基於政治考慮有意包庇性侵「手足」的逃台份子馬靖翔,向密友出示了一份《財團法人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總分類帳》的帳簿,披露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力行動。 這則標題為「台北濟南教會幕後金主浮現 台當局公帑注資助其染指香港暴動」的文章指出,該名濟南教會內部人士的本意,是希望密友代為呼籲,公家預算不應去為特定政黨目的服務,更不應用來收容和包庇馬靖翔之流的暴力強暴之徒,蔡英文政府用公帑去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適法性、妥當性都有爭議,理應及時收手。 文章說,「經由其友人的爆料,記者驚訝發現,僅在(民國)108年12月23日至25日間,財團法人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就收到兩筆來自民進黨當局蔡英文政府撥付的公帑,專案編號為20622,分別是陸委會撥付的30萬元(新臺幣)和內政部撥付的80萬元(新臺幣),合計110萬元(新臺幣)」。 文章提到,「而這並不是民進黨當局公帑資助香港暴力行動的全部。爆料人向本報透露,這兩筆款項僅是冰山一角,自修例風波爆發以來,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頻繁接收來自民進黨當局的公帑資助收入囊中,至今合計款項遠超千萬層級,多以『人道救援—香港奉獻』名目列支」。 根據華通社綜合多名消息人士,所謂「人道救援—香港奉獻」,就是針對修例風波暴力「抗爭」行動的培訓與資助。自去年6月以來,臺北濟南教會即以行動大力支持香港暴力「抗爭」行動,遠道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來港,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防毒面具、護目鏡等暴力行動的後勤物資。 報導指出,從2019年7月開始,台湾濟南教會還為約200名抵台港人提供人道援助,每月向每人發放1萬元新臺幣生活費和8千元房屋津貼,援助期為10個月至一年。 報導還說,「在民進黨當局的授意下,臺灣濟南教會背後的『上級』臺灣基督長老教會還在其總會大樓地下場所為逃台分子舉辦格鬥集訓。為了幫助暴徒在與員警『作戰』中占優,在先後舉行的一系列集訓過程中特別開設了『戰術電筒防衛』『奪棍技巧』等課程。 文章說,「正因為如此,這次暴亂中,暴徒所展現出來的格鬥技能、血腥和狂熱令人印象深刻:像軍隊一樣編制成大大小小的隊伍,『勇武』在前負責攻擊,『長刀兵』在前、『盾牌兵』掩護、『擲彈兵』發起攻擊;『和理非』在後負責物資補給,並規定『保持一隻手臂的距離,確保物資線和逃生線暢通』,專業程度不遜於武裝紀律部隊」。 該文提到,「民進黨當局公然以公帑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這遠遠超過《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底線,是一種赤裸裸的顏色革命輸出」。長期關注兩岸議題的政治評論員告訴本報記者,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發生以來,香港社會不斷被撕裂,非法暴力不斷升級,有組織的顛覆行為逐漸常態化,臺灣民進黨當局見獵心喜、顛倒黑白、煽風點火、造謠生事,不但將操作香港事態、操弄「反中」統「獨」議題作為2020年島內大選選戰的政治提款機,還更進一步火上澆油、借題發揮,大肆引誘、鼓動香港激進分子採取極端、暴力甚至是恐怖主義行為來吃「人血饅頭」。其本質上是借插手香港事務策應美國對華「意識形態戰」,以臺灣為策源地向香港輸出「顏色革命」。 若撇開文章部分用詞的尖銳性,該文確實刊載有關財務報表的截圖,但真偽與否,尚待各方進一步查證,然而被點名的民進黨、長老教會濟南教會,以及陸委會、內政部等政府單位,是否該出面說明或澄清,畢竟若真有其事,將是有損兩岸關係的癥結之一,蔡政府不應視而不見,最好能以嚴謹態度,對港媒、對中國當局做合理澄清。
  12. 香港大中华通讯社电 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恐行動,坐實了反修例風波是一場在台獨勢力幹預之下的顏色革命。這是國家安全之敵、動亂之源、人民之禍,不可小覷。在筆者看來,此事已超出特區政府的應對能力與應對層級,為了香港的未來和國家安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適時通過議案,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事所必然、刻不容緩。 台獨勢力幹預下的非法政治圖謀 很多熱愛香港的市民都在痛心疾首地思索,反修例風波何以發展至此?由最初反對政府建議可移交逃犯往大陸,到針對行政長官發泄惡氣,然後轉移至抗議警隊濫暴,到要求落實雙普選,層層遞進,整個事的發展脫離了初起的反修例訴求,演變成為 赤 裸 裸的街頭暴力行徑——城市管理癱瘓,政府管制權威受到藐視,警隊威嚴受到嚴峻挑戰,商業全面停滯,旅遊業步入寒冬,示威也已不再是在法律框架下表達訴求。 其實,問題的根源在於,在外部勢力的幹預之下,香港的民眾訴求,已經被刻意誘導到顏色革命的錯誤軌道,成為他們實現不可告人目的的工具。這次爆出的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透過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注資的方式,暗中支援香港暴恐行動,坐實了這是一場在外部敵對勢力幹預之下的非法政治圖謀。 根據媒體報道,蔡英文政府以「人道救援—香港奉獻」課目,通過向「白手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撥付公 款,插手香港的暴力事件。在蔡英文政府的授意和指導之下,臺北濟南教會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防毒面具、護目鏡等暴力行動的後勤物資,再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至港;為數以百計抵台躲避風頭的香港暴徒提供援助,每月向每人發放1萬元新台幣生活費和8千元房屋津貼;為了幫助暴徒在與警察「作戰」中佔優,在教會大樓地下場所為香港暴力青年舉辦格鬥集訓,專門開設「戰術電筒防衛」、「奪棍技巧」等一系列針對性課程。而此次涉港國安立法消息一出,從香港前往的台灣的機票即刻售罄。大量廢青第一時間「逃亡」台灣,則再次印證了台灣就是香港暴恐行動的後方根據地。 這一切都印證了香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日前發表「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專題審視報告的結論:「暴力」「恐怖」背後,本質上是一場有組織的「顏色革命」。每次暴力示威都顯示了不同形式的組織性,並非部分人宣稱的「無大台」;示威訴求也不斷升級,從最初的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發展至要求普選等等,企圖最終達到顛覆特區政府、奪取香港管治權、實現「港獨」、衝垮「一國兩制」的罪惡目的。 國安立法護航香港由亂入治 有人以為自己在創造歷史,其實只不過是在重複歷史。從其他國家和地區過往的經歷來看,顏色革命的代價是十分沉重的,對於那些曾激憤上街、憧憬民主的民眾來說,革命的 代 价退去之後,留給他們的儘是難以吞咽之苦果、難以承受之痛苦:顏色革命帶來的不是民主,而是政治混亂、社會失序、生靈塗炭、民不聊生。 民進黨當局公然以 公 款資助香港的暴力行動,這遠遠超過《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底線,是一種 赤 裸 裸的顏色革命輸出,真正圖謀就是要搞亂香港,並以香港亂局牽制中國發展大局,乃至將顏色革命的禍水引向中國大陸。 在筆者看來,到了這個地步,反修例風波的顏色革命屬性已經十分明朗,有台灣民進黨當局和美國等外部勢力在背後攪局,它已不僅是香港內部矛盾,而是上升到兩岸博弈與國家安全的高度,顯然不是特區政府可以應付得來,中央及時出手,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這不單是「幫香港」,更是為了國家主權和安全。 誠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所言,鑒於目前香港的政治形勢,特區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難以在一段可見的時間內,自行完成有關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工作。全國人大作為國家最高的權力機關,在這個時候主動出手,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既有必要性,也有緊迫性。 國家安全事關國家的根本利益,也是香港市民安居樂業的前提基礎。國家安全立法屬於中央事權,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為國家安全堵塞漏洞,為香港基本法打上安全補丁,是對「一國兩制」的制度加固,也是對港版顏色革命毒瘤投放的精准靶向治 療药 物。期待在國家安全立法的加持和香港各界的共同努力下,香港由亂入治、走出困境。
  13. https://www.facebook.com/WHITE1PAPER/videos/252479482499872/ 香港演藝界齊撐國安法!成龍、陳百祥、黃百鳴、陳欣健、唐季禮、鍾鎮濤等近日一起拍攝片段,呼籲大家支持港區國安法,重振香港繁榮,保護香港每一個人!
  14. 香港美國商會日前公布一項有關「港區國安法」立法的調查顯示,180名受訪會員當中,有60%認為立法將損害其業務營運,另有近30%會考慮撤資。不過,另一項民調結果顯示,香港市民普遍認同中央為「港版國安法」立法。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民調結果顯示,多達74%受訪者認同香港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53.4%受訪者認為無需要立法禁止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及外國勢力干預等現象。中心總裁張志剛稱結果令人鼓舞。 「港版國安法」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的閉幕會上獲得通過。(新華社) 認為「沒有責任」維護國安者 與支持港獨比例相若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在上周進行人手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成功訪問963位居於香港的成年香港市民,誤差不超過正負3.2%。 第一條問題是:「你認為香港有無責任維護國家嘅安全?」答「有責任」的有74%,「沒有責任」的有16.6%,「唔知/難講」的有9.5%。張志剛認為,有四分之三市民支持,結果令人相當鼓舞。他又提到,認為「沒有責任」的一成六人,以年輕人為主,又指不同民意研究都顯示,支持港獨的比例約在一成至兩成之間,認為兩個數字脗合,可作參考。 問題二是「經過舊年反修例運動,同埋一連串嘅暴力事件,你覺得香港喺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有無漏洞?」回答「有漏洞」的佔58%,「沒有漏洞」的佔25.3%,表示「唔知/難講」的佔16.7%;問題三是「就住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你覺得有無需要立法禁止?」認為「有需要」的有53.4%,「沒有需要」的有37.3%。換言之,過半數人認為香港存在國安漏洞,並認為有需要禁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等問題。 張志剛。(資料圖片) 近四成人擔心受國安法影響 香港美國商會的民調指,60%受訪會員認為「港版國安法」將損害公司在港的營商環境,29%受訪會員表示考慮在立法後撤資。不過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民調的調查發現,香港一般市民的感受完全截然不同。有關民調的第四條問題為:「你擔唔擔心香港國安法會影響到你自己?」回答「非常擔心」的佔17.4%,「擔心」的佔22.4%;答「完全不擔心」有27.8%,「不擔心」的有30.3%。換言之,有共近60%受訪者「不擔心」或「完全不擔心」自己的利益會受港版國安法影響。張志剛分析,即使認為對自己沒有影響的人較多,但受影響的四成人,卻有可能行動起來反抗,因此這個結果還是存有一定的不確定性。 最後,民調的第五條問題問:「有人提出要用舊年反修例期間嘅激進手法,嚟反對香港國安法,你認唔認同咁做?」答「非常認同」的有3.6%,「認同」的有15.1%;答「完全不認同」的有33.5%,「不認同」的有36.1%。張志剛指,回答最極端的「非常認同」取態不足百分之四,這和反修例時期類似調查的結果低了近一半,認為這顯示對於香港重歸平靜還可存有寄望。
  15.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隨行官員昨日向中央政府就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港區國安法反映意見,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會見並聽取意見。林鄭月娥在3小時的會議後向傳媒表示,她和特區政府是十分支持今次的立法工作,並透露中央有關部門稍後會通過多種形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包括特區政府官員、香港法律專家、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等,並準備在深圳和北京舉辦座談會,讓香港社會各界人士亦可以發表意見。她呼籲社會各界人士積極參與。■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馬靜 綜合報道 據新華社報道,韓正昨日下午在中南海會見了林鄭月娥和特區有關主要官員,認真聽取了特區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問題的意見。韓正表示,中央堅定不移、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根本目的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障香港的長治久安和長期繁榮穩定,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全國人大常委會下一步有關立法懲治的是極少數人所從事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和活動,不會影響廣大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和行使各種權利和自由。在制定有關法律的過程中,將通過多種方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 會見後,林鄭月娥在北京會見傳媒。林鄭月娥表示,全國人大上周表決通過訂立港區國安法的決定,香港特區政府不足一周就獲安排向中央正式表達意見。中央政府對於這次聽取意見高度重視,由韓正副總理親自在中南海專門聽取意見,標誌着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首次亮相。 續聽官員等意見 她指,國務院港澳辦、中聯辦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及基本法委員會有關負責的官員都有參與聽取意見,整個會議開了3個小時。香港特區政府方面則還有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和特首辦主任陳國基出席。 林鄭月娥表示,中央有關部門稍後會通過多種形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包括聽取特區政府其他官員、立法會主席、香港有關的法律專家、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各級政協委員的意見。中央有關部門亦準備在深圳和北京舉辦座談會,讓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專家學者等發表意見。 籲市民踴躍表達 她說︰「我在此呼籲香港社會各界人士應該積極參與這些稍後舉行的以各種形式聽意見的聚會,並且通過各種方式向我們特區政府、中聯辦反映意見,我們亦會及時向中央政府反映。」 被問到香港會否有公眾諮詢,林鄭月娥澄清,這是全國性法律,所以諮詢或草擬工作是按全國性法律的機制去做,強調中央或國家立法有其規矩,《立法法》內有說明程序或步驟。 她續指,香港各界無論持什麼意見都可以發表,「事實上,過去十日都發表了許多意見;在未來的日子,我剛才說亦可透過各種形式,主動把他們的意見反映予特區政府或中聯辦知道,我們亦會把這些意見向中央反映。」 港擬建執法機制 至於是次特區政府反映的意見,林鄭月娥表示自己向韓副總理說,作為行政長官,她和特區政府是十分支持今次的立法工作,亦會全面配合進行這項立法工作的「第二步」,即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法律草擬方面的工作。而按立法決定,特區政府日後亦須建立一個健全的執行機制,加強執法能力和開展有關國家安全教育。 林鄭月娥並指,香港未能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過去一年的香港很亂,出現了很多暴力事件,也有一些人鼓吹「港獨」,破壞中央跟特區的關係,所以中央到了這個時候要主動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法律,「我覺得中央是行使它的憲制責任,也是愛護香港的體現。」
×
×
  • Create New...